[股市论谈]资本市场上的天龙八部
作者:巴山夜雨 日期:2008-1-15 10:04:00
资本市场上有八种投资者,第一种投资者更侧重控制风险,他们通过控制每一笔交易的风险来逐渐积累收益;第二种投资者更侧重获得收益,他们通过若干笔关键性的交易来获得赢利,并以此来穿越长长时间周期的风险。
  
  在第一种投资者看来,投资就是资金规模和输赢概率之间的游戏,投资成功的概率其实很小,因此要有足够的资金规模,每次小心“下注”才能一直把这种游戏玩下去。他们认为20%左右的亏损需要25%的赢利就可以达到盈亏平衡;但是,50%的下跌量就需要一个100%的盈利来达到盈亏平衡; 而75%的亏损后就需要300%的赢利来达到盈亏平衡,90%的亏损后就需要900%的赢利来达到盈亏平衡。因此他们永远把控制风险比获得收益看得更重要。某种程度看,他们几乎是一种不可知论者,认为市场的奥秘常人根本无法掌握,那些对于市场涨落的决定性因素其实是不可知的,而常人能控制的就是止损、头寸、止赢,以及跟着趋势投资――绝对不和市场趋势反向。他们有时也依靠技术分析在关键的时刻下大注,用他们前期积累的大部分利益。他们有时对了,有时错了,但他们从不抱怨。在他们看来成败都是投资生活的一部分,没有人可以永远的赢,除了上帝。
  
  在第二种投资者看来,市场的确定性要大于不确定性,这种确定性就在于少数的公司获取了市场多数的利润,即所谓“二八定律”,那么只要持有这少数公司的股票,投资在市场上也就几乎立于了“不败之地”,只要长期持有这种股票,就可以穿越长长的时间周期,抗拒市场波动的风险。
  
  
  
  此外,还有第三种投资者和第四种投资者,他们处在第一种、第二种投资者之间。其中第三种投资者采取的是控制风险为基础的分散性投资,他们的投资周期相对比较短,投资组合调整的比较快,他们主张局部性、阶段性、多元化投资,分散和控制风险并在安全边际上进行投资是他们的信念。
  
  而第四种投资者认为需要局部性和阶段性投资,但他们比第三种投资者持股更加集中,持股周期也更加长,他们和第二种投资者的信念更加接近,但他们不认为投资少数优秀公司就可以完全规避风险,而且可以一直持有下去。他们受到量子力学的影响,认为价值是量子性的,而不是连续性的。即使是最优秀的公司也只能投资它的最好的时期。
  
  第五种投资者――投资之王巴菲特。我一直觉得,巴菲特不仅是一个微观的价值投资者,同时也是一个宏观的价值投资者,在微观价值投资和宏观价值投资之间他把握住了微妙的平衡。比如说,市场作出了一个熊市的调整,巴菲特却不退反进,继续买入了那些他认为价值低估的好公司。这是因为他的资金规模足以穿越熊市的周期,抵达牛市;同时,他需要判断出这次熊市不是那种几十年的大级别的熊市,而是一次中等级别的熊市。结果他反而能在在熊市-牛市的长周期中完成了一次资本的积累和飞跃。有人想学巴菲特,但首先没有巴菲特的资金规模,其次,没有巴菲特对宏观经济的判断能力,再其次,就是巴菲特幸运的生活在美国资本市场,这个巨型经济体支撑着经济发展的长周期和超级规模。从这个意义上中国开放QDII很有意义,想学巴菲特必须走出去投资,投资巨型的市场而不只是中国本土市场。但反过来说,在中国市场上首先做一个小巴菲特其实更有意义。现在许多人对价值投资产生了怀疑,那是因为只学到了巴菲特微观价值投资的这一半,没有学到他宏观价值投资的另一半,更没有学到他如何在宏观和微观价值投资中达到一种平衡。在这种平衡中才能产生第五种投资者,投资之王巴菲特。也许巴菲特自己都不能说出他是怎么做到的,但他确实做到了。
  
  
  
  最后,我想说巴菲特的投资风格还是有些值得商榷的。一味集中投资投资组合最优化而不吸收分散投资的优点我担心这可能是会出问题的。这让我不得不提到另一个投资大师:彼得林奇。在我心中,最完美的投资者应该是巴菲特和林奇的混合体,但这可能吗?
  
  第六种投资者是依靠交易系统进行交易的投资者,交易系统里可能有上百种交易指标和历史数据库的参照体系。举一个例子,巴西大豆在南半球生产,美国大豆在北半球生产,二者的季节性价格是冲突而又重叠的,而季节性价格是一个“模型”,具有一定的参考意义,它是交易系统的一个组成部分。而这又要说到巴菲特,他的交易系统更多不是技术性指标,而是基本面的财务指标,经过他的严格筛选,那些拥有最稳定的财务记录、最清晰的赢利模式、历史时间久远的大公司被他保留了下来。但我依然觉得巴菲特是独特的一种投资者,因为他的风格是比较集成式的,这使他完全可以与第6种交易者形成很大的区别。而“单纯”依靠交易系统进行交易的投资者是依靠数据来进行投资决策的,而“逻辑”比“数据”要重要的多。交易系统的趋同有时带来投资者盲目的乐观,有时又相反,数据不等于事实,更不等于逻辑,这是连诺贝尔经济学家组成的投资团队也会犯下的错误的――过于依赖交易系统。
  
  
  
  第七种投资者是市场上的套利者,而套利者一直是被市场低估和没有得到“正名”的。索罗斯实际上就是一个套利者,套利者的存在其实维护了市场的有效性,但他们是以一种负面的方式做到的,他们通常拥有很坏的名声。但平心而论,一些泡沫经济体没有套利者的存在最终也会破灭,说不定时间更长痛苦更深。当然,套利者为追求最大的利润也会使灾难在一瞬间放大,造成极大的破坏性效果。他们的存在确实很难简单的评估。一个真正有效的市场获得赢利其实很不容易,而谁犯了错误就有可能被套利者出来校正。
  
  第八种投资者有一个学名:神经系统网络投资者,他们比较高深,做的工作是“协同市场分析”。他们试图找到不同类市场间的非线性相互依赖关系,找到不同类市场之间联系的“神经层”和“神经元”。我觉得这是投资学未来发展的一个主要方向。大家都看到的机会不是机会,大家都看到的风险不是风险,而科学的意义在于能够提前预测人们还不能感知的东西,投资由经验到理性再到科学的阶段才是必由的道路。希望这一天早一点到来。
  
  • 标签:财经 
  • 发表评论:
    博客托管于 梦想博客 Copyright 2006-2009. All rights reserved.